第1206章

    當古爭穿過那道水門的時候,只感覺到身體一涼,眼前一花,直接出現半空中。

    古爭這幾次傳送,都有些心理障礙,身上早就防護的嚴絲合縫,對于這種情況,已經算不錯了,至少自己是清醒著。

    古爭還以為自己會出現在深海處,或者直接再次昏迷不醒躺在某個地方。

    沒想到這次出奇的順利,自己的身體正在快速的下落,不過古爭沒有著急,反正看了一眼四周。

    自己應該在一個小島的上方,也遙遠的邊緣,可以看出一片汪洋的大海。

    上方藍天白云,下面一片茂盛的樹林,遠處還有一座不高的山峰,真是一處風景優美的地方,感受快速下落的微風,自己終于從那充滿詭異的地方出來了。

    等下落一半的距離,古爭才運轉體內,準備漂浮的時候,臉色一變,才發現問題的所在。

    這空中有一種莫名的力量,在禁錮著自己體內的仙氣,自己已經無法動用仙氣了,豈不是說自己要這樣快速的落下去。

    看著下面依舊渺小的樹木,古爭不禁咽了一口吐沫,這么高的高度,搞不好會死人的。

    古爭像一顆無法回頭的流星一樣,朝著底下的大地落去。

    而在茂盛的大樹下,一行人正在往前走著。

    其中中間十余個人全部被鎖上特質的手銬,每個人眼中都充滿了絕望,像一個傀儡一樣,正在一步一步跟著前面的人走著。

    在隊伍中,有三個人在外面看守,其中一個胖乎乎胖子,腦頂禿頭,臉上笑瞇瞇一個人走在最后面,而另外兩個人是一男一女。

    男的身穿黑色勁裝,容貌英俊,看起來很是年輕,臉上給人一種溫文儒雅之感,那個女紅色紗裙籠罩全身,走路之間一些細膩的白色皮膚裸露出來,充滿了無限誘惑。

    他們兩個走在前面,正在押解后面一群人送完這里的基地。

    “快點,你們這群人磨磨唧唧,是不是想挨姑奶奶一鞭子。”走在前面的女子,看到后面一群尤其無力的走著,眉毛一豎怒氣騰騰的喊道。

    同時手里出現一個火紅色的鞭子,不斷在空中揮舞著,發出爆裂的音爆聲,一絲絲火花在空中出現。

    眾人聽到女子的喊聲,腳步不自覺的加快了一些,他們可是吃過那火爆女子的苦頭,自然不愿意受到這無妄之災,哪怕現在身體已經很累了。

    看著后面那群人乖乖的聽自己話,女子滿意的點了點頭,伸出那鮮紅的舌頭在嘴上一舔,充滿了無限誘惑,嬌聲對旁邊的男人說道:

    “馮奕哥,你看看這些人,好像這批人數量還少,質量還差,不知道教主是否怪罪于我們。”

    在里面有兩個頭發有些發白的人,很是顯眼。

    這個男子轉頭臉看向女子沉聲說道:“應該不會,這些年我們似乎暴露一些蹤跡,現在已經有一些人在秘密追查我們,近一段時間我們要低調行事,不能在行動了。”

    “嗯,那是什么。”女子剛剛應聲,卻感到空中有東西在極速墜落下來,而地點看樣子就在自己不遠處。

    “注意戒備。”馮奕揮手讓隊伍停止前進,而身后的胖頭也上前看著前方,他們都已經感受到那里的不尋常。

    “我們這里不是隱藏起來,一般人根本找不到這里,再說我記得好像我們頭頂是禁空吧,怎么會有人從上面下來。”那個胖頭凝神說道,同時手里面出現一串古銅色的佛珠,在手中不斷轉動著。

    “不清楚,我和蓮蓉一起過去看看,你在這里看著他們。”馮奕直接吩咐道。

    說完,馮奕和那個叫做蓮蓉女子一同前往前面,如果預料不錯的話,那個地方就是對面降落的地點。

    兩道人影隱藏在附近,靜靜的等到上方不速之客的到來。

    “啊啊啊!”隨著一聲由遠到近慘叫的聲音,一個人影打破周圍的平靜,一個人影從上方打破無數條樹葉,然后重重的落在地上,發出一聲悶響。

    整個地面突兀的出現一個大坑,多年的樹葉積累,此時在地面已經積累一層。

    兩道人影在感受到對方的氣息之后,直接從隱藏地點走了出來。

    “馮哥,好像是一個三階的小子,他怎么會出現在這里,要不然...”蓮蓉直接做出一個抹脖子的動作,同時手中的長鞭開始發出紅色的微光。

    “不著急,雖然對方氣息很低,但是對方好像是一個體修,身體不亞于五階的水平了,作用還是比較大,正好我們不也是缺人嗎?”馮奕搖了搖頭,示意對方不要哦啊行動。

    “但是對方來歷不明,萬一有什么問題,保險起見還是殺了對方才是最佳選擇。”蓮蓉擔憂的說道。

    馮奕看著底下人影,身上破破爛爛,還有一些鮮血在嘴邊,看來是剛才天上掉落的沖擊力,看樣子應該是震傷了內腑。

    看著對方孔武有力的身軀,馮奕不僅沉思起來,他當然明白蓮蓉的意思,可是一想到教主那陰沉的臉頰,自己忍不住打個寒顫,

    自己被教主委于重任,但是這些年上貢都是一年比一年少,已經引起上邊的不滿,尤其現在好像近期為了耀光秘境的開啟,要準備大量的貢品,自己千萬不能再出些什么差錯,自己還要爭取那枚金丹,讓自己升到金仙期。

    想到自己一路被教主看中,從天仙初期一路到現在,只用了區區不到一萬年的時光,簡直羨煞所有人。

    自己這次也要好好告誡他們這些守衛人,不能在隨意傷人,心中有了決定。

    “沒關系,等一下大不了多給他帶一個腳銬,只要到了下面,任憑他一個人也翻不起什么浪花。”

    在自己抓來的隊伍中,連天仙的人都要乖乖的為他們服務,何況這小小的嘍啰。

    “好吧。”看到馮奕堅持這樣說,蓮蓉只好同意了對方的意見,看著下面依舊昏迷不醒的人,手中的長鞭陡然邊長,把對方卷了上來,渾然不顧鞭子上那些細如絨毛的倒鉤,把他身上刮的鮮血淋漓。

    蓮蓉輕輕一抖手腕,長鞭劃著一道美麗的弧線,直接把人影給扔了出去,直接沿著林中的縫隙,朝著隊伍的方向前進。

    而他們兩個就緊跟在后面,碰到一些無法越過的障礙,蓮蓉直接控制鞭子來控制人影的方向,躲避過去。

    “砰”的一聲輕響,人影直接落在地隊伍的面前,讓大大家嚇了一跳。

    “你們幾個,把他給我抬起來。”蓮蓉毫不客氣指著前面的幾個人,哪怕其中一個人在此之前還是她的朋友。

    那幾個人連忙走出來,眼底的怨念根本遮擋不住,不過他們早已經習慣,他們的這些人的未來,早已經注定。

    幾個人很快一人一邊托住他的胳膊,再來一個人頂住他的后背,就把人影給加了起來。

    此時這個人影的臉上一片迷茫,眼睛還緊閉著,看來在昏迷當中。

    “啪啪。”

    蓮蓉毫不客氣的直接抽了幾鞭子上去,胸前多了幾道鞭痕,上身的衣物直接被抽散,裸露出上身,

    “沒想到這個人還有這么奇怪的印記。”蓮蓉在感受沒有任何波動之后,確定不是好東西,就不在好關注。

    隨即從手上拿出一個紅色的小印,對著他的肩膀上印了過去。

    “滋滋”一陣白色的煙霧升起,空中也出現一股烤肉的味道,等到紅印撤掉,一個神秘的符號印在上面。

    做好這一起切,結果胖頭手中的手銬和鉸鏈,低級的修為,享受著和天仙一樣的待遇。

    馮奕冷眼看著這一切,那個人影出了發出幾聲無意義的痛苦呻吟,一點想要蘇醒的意圖都沒有。

    隊伍再次緩緩前進,目標赫然是遠處那處山峰。

    隊伍中幾個好心的人輪流攙扶著古爭,一同前往,他們可知道,如果真的放任他在這里,那么那個狠心的女子肯定會直接殺了他。

    等到第三天的時候,那個人影就緩緩了睜開了眼睛,在周圍好心人的解說下,明白了自己的處境,也沒有多說什么,仿佛認命一般,一言不發的跟著的隊伍繼續前進。

    看著前面的兩個人影,眼底出現一股怒色,不過很好沒有被對方給察覺到。

    這個人影其實就是當日的古爭。

    古爭的神識要比他們強大太多,在他們沒有發現的他的時候,就已經覺察到對方。

    一個天仙巔峰,一個天仙后期和一個中期的組合,雖然不知道實力怎么樣,可是正常的古爭完全不怕對方。

    但是這個地方外面有一層禁制,應該是對方的地盤。

    自己的情況又是最低的水平,如果真是沖突起來,這三個人都夠古爭喝一壺,更別說其他地方還有沒其他人來支援。

    古爭靈機一動,直接收斂全身的氣勢,直勾勾的從天上落了下來,順便把自己的肌肉稍許露出來。

    只是沒想到那個女人心思如此狠毒,如果對方敢動手的話,自己當然不會束手就擒,幸好那個男子的話語讓古爭安靜下來。

    但是還是遭受了皮肉之苦,古爭心里不斷的告訴自己要忍住,等自己完全好了,摸清了虛實,一定非要讓對方好看。

    古爭還挺感激那些好心的人,自己那么累還要幫助自己。

    要知道現在所有人的體內都被那特質的鏈銬給鎖住,也就比平常人強上肉體的強度,其中兩個人身上是金色的鏈銬,那兩個人的修為達到了天仙,其他的基本是四階五階,都是用銀色的銬鏈鎖住。

    尤其古爭,更是比別人多了一道,誰讓他為了表現自己的價值,顯露一丁點實力,讓他們認為他是一個體修。

    不過這禁制,對于古爭來說也是心念一動的事情。

    醒來后的古爭,就裝模作樣的繼續跟著他們一起前進,自己也很疑惑為什么自己出來會是這個地方。

    看樣子已經被人經營好多年,在途中,古爭也拐彎抹角的打聽,可惜他們這些人都不知道他們到底在哪,但是對于領頭的那位大家都是知道。

    在云飄島,也是一位赫赫有名的人物,經常幫助其他人,為人仗義,盛名在外,可是沒想到他竟然利用這層身份欺騙了不少人。

    在以前都有道友陸陸續續失蹤,誰也沒有懷疑過他,要知道他平常的聲名在外,而且在島上也算一股不小的勢力,現在他們落如此地步,也是太輕信他了。

    現在說什么都晚了,和以前的人估計也是做失蹤處理。

    一切旁支細節的敲側之下,古爭也知道自己似乎遠離的海城的位置,只不過具體在哪還真不知道。

    對方似乎毫不在意他們的交談,只要不降低速度,他們直管前進,只有那個女子時不時讓人群中抽一鞭子取樂、

    再次過了三天,他們終于來到那座山峰底下。

    他們在一處十分偏僻的地方停了下來,對著一處石壁,為首的馮奕打出一連串的法決,伴隨著‘轟隆隆’的聲音,打開一個十分隱蔽山洞之后,讓所有人都走了進去。

    一進閃動,身后的山洞直接被封閉住,古爭明顯感覺到四周已經被下了陣法,自己的神識無法離體太遠,沒想到外面一層,里面一層,看來這個防護的十分嚴密。

    古爭倒是好奇對方是一個什么樣子的組織,自己一路上怕引起對方的注意,根本沒有恢復,就連身體自主吸收靈氣都停止。

    這的山洞通道足夠寬大,一路跟著感覺這通道是往下前進,周圍每隔一段距離就會有一枚發著紅色光芒的紅石,照亮的通道,指引著大家。

    進入這個莫名的地方,一些人的呼吸也不禁急促起來,一些人開始想著自己未來的命運如何,一時間整個隊伍都沒有在說話,只剩下空蕩蕩的腳步聲在同黨回想。

    古爭估摸著走了有幾個時辰,前方的路面才變得平緩起來,很快就來到一個比較大的空間,

    這個大廳有三個通道,黑黝黝的看不清通往何處。

    一個藍袍中年人正一個人坐鎮中間,看到他們一大群人進來,才起身迎接過來。

    “馮大人,一切都已經安排好了。”他閃開自己的位置,發現身后是一個水杯,里面裝著一些紫色的液體在里面,看來非常詭異。

    “你們所有人,都趕緊喝下去。”那個蓮蓉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

    他們這些根本一點選擇都沒有,只能一個個走上前硬著頭皮喝下去。

    古爭也毫不例外端起了那杯紫色的水杯,給自己有一種熟悉的感覺,自己只是稍微耽擱時間,立馬感受到一股兇狠的目光看過來。

    “這該死的女人,到時候有你好看。”古爭感受到那惡意的眼光,也把口中的液體一飲而盡,這才讓那道目光從自己本后移開。

    這液體進入身體很快揮發,化為點點紫色的霧氣在身體各處潛伏下來,如同一個巨大的蜘蛛網連在一起。

    古爭看著大家的臉色都不好看,看來都明白這不是什么好東西。

    “好了,大家既然都喝下這杯水,那么心里應該有些猜想。”馮奕一臉和煦看著大家說道,古爭不得不錯承認,這個人一旦笑起來,確實給人心中一親切感,讓人忍不住想要親近。

    可是他的話語讓眾人心中墜入冰窖,渾身發寒。

    “看見我手中的這條蟲子沒有。”馮奕不知道從哪拿出來一個紫色的小蟲,全身都是神秘的紫色,正在待在他的手心里。

    “只要持有這條母蟲的人,心念一動,你們就會直接死于非命,為了你的小命著想,還是不要想著什么歪主意,當然如果你們不配合的話,我們有的是辦法讓你們聽話。”

    陰森森的話語在他的嘴里出現,猶如冬天的一股寒風吹到大家的心里,雖然他說的那么恐怖,但是直到現在大家也不知道面臨的是什么。

    “我想大家也不想試試母蟲的威力,不過有個好消息告訴大家,如果你們表現好的話,我們會很歡迎你們加入這里,雖然無法讓你出去,但是至少會讓們舒服的活下去。”藍袍中年在一旁說道。

    打一棒槌,給一紅棗,黑臉白臉的功夫簡直太熟練了。

    眾人的心思他們也不問,簡單告誡他們兩句,直接讓藍袍中年帶領他們下去。

    古爭一群人直接從右手邊的通道走了進去。

    “我們什么時候離開這里,馮哥。”蓮蓉抱著馮奕的手臂撒嬌道,這里什么都沒有,她可是一點都不喜歡這里,要不是為了任務,一輩子都不想來到這里。

    “估計要等一段時間,到時候我們會把這些東西全部送到教主那里去,這次耀光境地,教主也會一同前往,似乎要辦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馮奕不動聲色的把手臂抽了出來,這才說道。

    “哦,這次教主親自出馬,看來確實很重要,你知道為什么嗎?”蓮蓉再次上前一步,靠近馮奕的身邊,有意無意扭動著自己的蜂腰,展現出自己的魅力。

    “教主知道你的努力,上次特意囑咐給你一粒黑金。”馮奕從腰間拿出一個黑色發光的丹藥,他哪能不知道她的什么想法,直接遞了過去。

    “謝謝教主的恩賜,也謝謝馮哥的提攜,我一定會再次努力。”蓮蓉的臉上像花兒一樣開放,興奮的說道,眼神已經散發黑光的圓球給吸引了。

    就連旁邊的胖頭眼中也閃過一絲羨慕,這可是他們為什么死命效力的原因,不同的黑金可以直接讓自己的修為上升一個小階,十分逆天。

    “放心好了,等教主這次再次境地出來,肯定忘不了大家,以你的功勞,肯定會有你的一份。”馮奕安撫下胖頭說道。

    胖頭這才點點頭,沒有說話,跟著馮奕后面走向了中間的通道。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 錯誤報告

如果您喜歡,請把《餮仙傳人在都市1206》,方便以后閱讀餮仙傳人在都市第1206章后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餮仙傳人在都市1206并對餮仙傳人在都市第1206章章節有什么建議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修復餮仙傳人在都市1206。
手机菠菜大全 武强县| 东阳市| 叶城县| 青海省| 广州市| 会昌县| 迭部县| 黑山县| 盐津县| 行唐县| 贡觉县| 昂仁县| 绥化市| 怀来县| 大英县| 宁河县| 双辽市| 汉沽区| 尼木县| 吉木萨尔县| 五常市| 锦州市| 万盛区| 北流市| 仙桃市| 房产| 镇康县| 收藏| 内黄县| 怀化市| 姚安县| 萨嘎县| 新丰县| 奉贤区| 元氏县| 社旗县| 西华县| 石城县| 平安县| 隆化县| 桦川县| 启东市| 张家口市| 申扎县| 莱西市| 嘉禾县| 上思县| 会同县| 阳西县| 四子王旗| 荥经县| 南汇区| 天水市| 沭阳县| 隆尧县| 建水县| 汝阳县| 闽清县| 明溪县| 哈密市| 丹巴县| 海南省| 湖州市| 隆林| 房产| 隆尧县| 区。| 桂东县| 涟源市| 皋兰县| 张家川| 长顺县| 渝中区| 荣昌县| 金阳县| 黄平县| 镇原县| 南和县| 宿松县| 呼玛县| 常山县| 萨嘎县| 清镇市| 巴林左旗| 原平市| 红安县| 阿克| 特克斯县| 蓬莱市| 东阿县| 南城县| 常熟市| 黄梅县| 天等县| 齐河县| 济宁市| 东辽县| 海南省| 中西区| 赤城县| 东海县| 玉溪市| 高台县| 天全县| 娄烦县| 贵定县| 潼关县| 轮台县| 长宁区| 周宁县| 阳原县| 郎溪县| 陆丰市| 威信县| 永胜县| 芜湖县| 武隆县| 新平| 荣昌县| 永德县| 遂昌县| 太康县| 奉节县| 榆社县| 兰坪| 苍溪县| 枣强县| 镇赉县| 浮山县| 舟曲县| 南陵县| 柞水县| 铜陵市| 玛纳斯县| 陵水| 教育| 建宁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