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九章 侵吞莫臥兒

    阿格拉,莫臥兒帝國的勝利之城,卻在一天的清晨接連迎來幾匹快馬,直入宮廷。

    由于這些人是來自奧郎則布一方,在沙賈汗接見的時候,達羅·悉喬還帶著幾名護衛特意站在他身旁。

    除此之外,擔心護衛力量不足的達羅·悉喬,還找來了他深為信任的大明錦衣衛作為護衛。

    伴隨著沉穩的腳步聲,幾名波斯人走入大殿,當他們見到在沙賈汗和奧郎則布身邊的那些錦衣衛的時候,卻并沒有很意外。

    達羅·悉喬和沙賈汗都在看著那些波斯人,并沒有留意到站在沙賈汗右側的大明內廠太監已經向周圍錦衣衛暗暗點了點頭。

    看完奧郎則布呈上的信以后,沙賈汗勃然大怒。

    “從此他不再是我的兒子,大明軍隊是我請進來的,他們是在替我們莫臥兒收復國土,哪兒來的強搶一說?”

    信肯定是改過的,但大致意思沒變,都是在說大明在拿下的土地插上了自己的旗幟,卻對崇禎早有預謀只字未提。

    內廠的那個太監王安早就看出沙賈汗讀這封信時眼睛里的忌憚之意,只不過他沒有在表面上顯現出來而已。

    之所以這么怒斥信使,無非是在自己面前演戲罷了。

    沙賈汗還有皇儲達羅·悉喬都是國家權力的掌舵者,哪個又會是什么都不懂的小白?

    崇禎是對此早有計劃,他們又何嘗不是在利用崇禎擊潰奧郎則布?

    沙賈汗自然也知道明軍在安南和大城一帶的動作,他明白自己是在玩火,但此時他想重新拿回兵權,就只有借助大明的力量一條路可走。

    崇禎還要親征法蘭西,肯定呆不久,波斯化的莫臥兒又絕非是一般的國家,在南亞次大陸和東南亞都是一霸。

    在親征法蘭西的期間,大明勢必要陷入與歐洲各國的戰爭,肯定不會對莫臥兒做出什么過激動作,除非他想多線作戰。

    沙賈汗喊完,正坐在那呼哧呼哧的喘氣,此時達羅·悉喬的注意力也放在那封信上,太監王安眼神卻猛地一眨。

    這就是信號,緊接著傳來嗆啷幾聲抽刀的聲音,那幾個波斯信使猛然間突進上去,刀鋒所向,直奔向王座之上的沙賈汗。

    面對著波斯使者來勢洶洶的一刀,不僅沙賈汗沒有任何反應余地,就連正在看信的達羅·悉喬都沒有動作時間。

    那些護衛更是沒想到會發生這種事情,全都嚇傻在當場。

    幾乎是幾息之間,波斯使者的刀就割開了沙賈汗的喉嚨,又有幾人上前,直接將利刃刺進了他的腦袋里。

    沙賈汗,這個將莫臥兒帶向強盛的帝國皇帝此時是那樣無力,他艱難地張了張口,尸體撲通栽倒,鮮血混合著腦漿慢慢洇進了地面。

    他用手捶打自己,神經質般重復“我”“我”,但由于喉嚨間的劇痛,又說不出什么話來。

    他的身體陣陣發冷,眼面色扭曲以至于痙攣。

    沙賈汗由于失血過多而全身劇烈抖動,鮮血汩汩不斷從傷口中流出,在地上積起了小小的血洼。

    兩人在奔著沙賈汗而去的時候,其中一人卻猛然間轉向,手中短刃擲出,直直插進了帝國皇儲達羅·悉喬的胸間。

    后者手中尚還捧著那封書信,感到胸間傳來陰冷,他呆呆向下望去,最后也是倒塌的柱子一般栽倒在地,隨他的父皇而去了。

    這般巨大的變故,使得其余莫臥兒的宮廷護衛十分震驚,他們氣憤地喊出幾句波斯語的口號,然后紛紛上前。

    “殺賊!”

    可還沒等他們說出什么話來,內廠太監王安卻忽然喊出一句,讓他們的腳步停頓下來。

    大明最為精銳的錦衣衛,此時卻好像才反應過來,紛紛姍姍來遲般的上前,將那幾個幾乎沒怎么反抗的波斯此刻亂刀砍為肉泥。

    刺客的肉泥混雜著沙賈汗的血,引出陣陣讓人嘔吐的血腥氣味。

    宮廷侍衛首領驚魂未定的看了一眼王安,得到后者靜靜點頭后,才和其余的幾個宮廷侍衛噗通一下子坐到了地上。

    ......

    得到消息的奧郎則布,如同一個失敗者一般,頹然的一屁股坐在了冰冷的地面上。

    這事情實在是太過突然,自己父親和哥哥的死還只是前奏,若處理不好,整個莫臥兒勢必也將會陷入動蕩之中。

    早一些出現這種動蕩,或者再晚一些出現這種動蕩,其實問題都不算太大,現在出現這種動蕩可就要了命了。

    崇禎皇帝的艦隊就停泊在各個港口,大明的軍隊就在國內攻城略地,自己如何與大明相爭。

    事已至此,到底該怎么辦?

    別管是從整個國家的層面上來講,還是從王室的角度來說,奧則朗布都有勾結外敵,刺殺皇帝的嫌疑,而且還是那種根本就辦法洗白的嫌疑。

    正面來說,沙賈汗的帝國皇儲達羅·悉喬就死在奧郎則布派去波斯使者的手上,這不僅僅是當時在場的內廠太監王安和那些錦衣衛一面之詞,就連阿格拉的宮廷侍衛長也看得一清二楚。

    側面來說,正在爭奪帝國最高權柄的奧郎則布,有充分的理由將自己哥哥和父親殺死,然后獨占整個帝國。

    奧郎則布之所以頹喪起來,是因為他知道,這已經不再是莫臥兒帝國自己的權利爭奪戰,這是一場與外來侵略者的戰爭。

    可怕的是,這場戰爭還未開始,自己就已經輸了。

    無數的明軍在莫臥兒境內四處攻城略地,他們勢不可擋,莫臥兒的平民、貴族甚至和地方衛戍部隊,都支持他們的到來。

    奧郎則布已經看清了一切,但此時的他卻根本無力阻止。

    大明的軍隊披著為沙賈汗和達羅·悉喬報仇的外皮,堂而皇之的入侵莫臥兒帝國境內。

    崇禎皇帝聲稱要為昔日的盟友脫離苦難,然而實際上,他的狼子野心昭然若揭。

    良久之后,奧郎則布癱軟在地上,他一直以來深信的戰爭,是死亡、毀滅、痛苦和呻吟。

    他覺得只有這樣的征服,才是真正的戰爭,這也是他選擇用武力奪取政權的原因。

    但是現在,崇禎皇帝用一種更高明的手法,讓他欲戰不得,求和不能。

    就像獵豹扼住了獵物的咽喉,不掙扎則以,只要一掙扎,獵豹就更加變本加厲,靜靜等待著獵物的死亡。

    現在的奧郎則布,就是崇禎緊緊咬著口里的獵物,而整個莫臥兒帝國,都將成為大明的戰利品。

    莫臥兒,完了。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 錯誤報告

如果您喜歡,請把《史上最強崇禎759》,方便以后閱讀史上最強崇禎第七百五十九章 侵吞莫臥兒后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史上最強崇禎759并對史上最強崇禎第七百五十九章 侵吞莫臥兒章節有什么建議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修復史上最強崇禎759。
手机菠菜大全 梁平县| 广安市| 蚌埠市| 赤峰市| 康保县| 额尔古纳市| 泰宁县| 荆门市| 肥东县| 祁门县| 廉江市| 新泰市| 海南省| 上思县| 吐鲁番市| 沈阳市| 黄浦区| 新宾| 宜昌市| 泸定县| 越西县| 汽车| 楚雄市| 铁力市| 长武县| 怀安县| 邻水| 铁岭市| 甘肃省| 延寿县| 简阳市| 临漳县| 新宾| 苍南县| 乐陵市| 杭锦后旗| 贵德县| 通州区| 勃利县| 聊城市| 隆回县| 荣成市| 临洮县| 临武县| 诸暨市| 侯马市| 桐城市| 永登县| 翁牛特旗| 若尔盖县| 阳朔县| 荔波县| 静乐县| 青岛市| 镇江市| 虹口区| 平潭县| 涿州市| 苏尼特右旗| 崇阳县| 沁源县| 都江堰市| 仁化县| 恭城| 万年县| 康马县| 北宁市| 涟水县| 商城县| 鸡西市| 工布江达县| 襄城县| 洛隆县| 贡觉县| 禹州市| 郁南县| 宝清县| 平昌县| 原阳县| 剑河县| 雷山县| 安义县| 屯门区| 久治县| 鹤庆县| 扶沟县| 茌平县| 郯城县| 徐闻县| 古丈县| 深圳市| 易门县| 饶平县| 金山区| 天气| 星子县| 广宁县| 舟曲县| 平阴县| 长汀县| 安远县| 永城市| 武胜县| 甘孜县| 佳木斯市| 科技| 东台市| 阿尔山市| 交城县| 左权县| 德江县| 饶河县| 都江堰市| 黑水县| 张北县| 双辽市| 叙永县| 易门县| 萨嘎县| 东城区| 垫江县| 宁陕县| 调兵山市| 和静县| 彝良县| 永德县| 广东省| 屏东县| 清水县| 双桥区| 南郑县| 祁连县| 宜黄县| 高尔夫| 莱芜市| 常山县| 庆云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