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Chapter13

    那不是条死鱼,是个人。

    千绘京侧过耳朵,仔细捕捉着风向的变化:“形容一下他的外貌!

    闻言,鹤丸先是愣了一下,反应过来这个问题是在问自己后才开口道:“棕『色』卷发,身上穿着工作人员的制服,手臂绑着红『色』袖章,其他的就看不清了……”

    盖尔森。

    千绘京心里闪过这个名字,她本想靠近些看看,可火势实在太大,高温已经能透过鞋底烘烤双脚,别说再靠近些,就算稍稍挪动一步都会觉得难以忍受。

    但只有走到盖尔森那边,她才能知道现在究竟是个什么状况。

    就在这时,另一道黑影闪电般地从火海里窜了出来,刚好砸到盖尔森身上。

    “嗷——”

    火光照亮了实验基地,却照不清千绘京的视野,在一片朦胧中,她只能看见有个失去了双臂的女孩子正跪坐在盖尔森身上,像发疯似的撕咬着后者的皮肉,血『液』飞溅,全都落在了熊熊火焰里。

    浓烟肆意扑腾,大厅迅速充满了令人窒息的气体,很快,千绘京连来者的轮廓都看不见了。

    莫非是……

    “轰”的一声滔天巨响,打断了她的思路。

    “主公!”鹤丸挥起太刀,猛力击开四处『乱』飞的机械碎片,“我进来时的洞口被封住了,我们马上从正门出去!”

    千绘京果断否决:“正门的机关太复杂,会浪费很多时间!

    “嘁……那就只能去把堆在洞口东西清理掉了!

    “不,还有另一条路!

    在实验基地生活的这几天,她从来没有见过一株绿『色』植物,盖尔森行事不光彩,他将基地建在地下就是为了躲避外界的搜寻,加上研究工作紧张,他绝不会有闲心去外面买盆栽或培养植物,而且圆桌面积狭窄,装饰用的花卉应该是精致小巧的类型,所以……

    所以那盆白掌上的不是『露』水,是人造花专用清洁『液』。

    那座监狱打理得很干净,恐怕就是为了不让住在里面的人发现破绽。

    要知道,一座又脏又旧的监狱和一盆崭新的白掌是多么格格不入。

    想到这里时,千绘京忽然停下了脚步。

    入口已经被堵住了。

    机械墙壁虽然是用耐高温的材质建成的,但这里的玻璃和电脑实在太多,当火灾波及到这边时它们通通被炸成了废墟,碎石瓦砾堆积在地上,不仰起头来根本看不见最高点。

    千绘京刚想往上跳,一只沾满了灰尘的手忽然伸到她面前,她抬头,见鹤丸早就跳到了一块隔板上,正打算把她拉过去。

    下一秒,一阵轻风掠过那只手,直接跃上了废墟最顶端。

    意料之内的事情。

    鹤丸有些无奈地笑了笑,也随千绘京一起往顶端跃去。

    爆炸发生在中央大厅,按理来讲消防装置应该自行启动,盖尔森心思缜密,不可能在安保问题上出现错误,唯一的解释就是有人提前破坏了消防装置,并引爆了仓库里所有的炸/『药』。

    能做到的这些的,只有盖尔森最信任的berserker。

    她用蛮力挣断了钛合金铁链,导致双臂撕裂,所以才会用獠牙作为武器,杀死了阻拦她的巡逻人员,当时所有的人都聚集在中央大厅,他们并没有注意到巡逻队去了哪里……

    可她为什么要杀死盖尔森?

    千绘京想不通。

    挪动盆栽后,整面桌子迅速下降,『露』出了一个漆黑的洞口来。

    “哇喔,”鹤丸发出一声惊叹,“主公居然连这种地方都能找到!

    千绘京心不在焉地回了一个“嗯”字,随后率先跳下洞口。

    密道里的黑是纯粹的,人一进去就会与它融为一体,仿佛彻底成为盲人,感受着永无止境的黑暗,做着冗长的噩梦。

    压抑的气氛在死寂中发酵蔓延。

    走了一会儿后,鹤丸突然出声道:“等等——”

    与此同时,千绘京听到了布料被撕碎的“呲啦”声,后背瞬间变得一片冰凉。

    千绘京:“……”

    鹤丸:“……”

    他沉默片刻,然后取下自己的羽织,直接披在了千绘京身上,千绘京下意识地想躲开,谁知鹤丸已摁住她的肩膀,硬是将羽织套了上去,套完后还不忘绕到前面去帮千绘京系好带子。

    “浪费时间!

    听着对方不留情面的话语,鹤丸不怒反笑,轻快的嗓音里夹杂着一丝再也明显不过的愉悦:“我总算知道了!

    千绘京平静如旧:“知道什么?”

    黑暗遮掩住了两人的表情,平缓的呼吸声持续良久,鹤丸才慢慢说出一句话:“对主公,一定要用强硬一点的方式!

    三分揶揄七分真实,他的话也像是被阴影覆盖住了似的,完全听不懂蕴含在里面的复杂情绪。

    对此,千绘京只是不咸不淡地回应道:“随你怎么认为!

    话音刚落,她便想继续往前走,谁知鹤丸一下子抓住了她的手腕,不由分说地拽着她朝反方向走去。

    感受到千绘京的挣扎,鹤丸并不放手,反倒加强了力道。

    “放手,”千绘京似乎有些愠怒,“别让我再讲第二次!”

    “在战斗的时候我可以听主公的命令,但现在是特殊时期!

    “特殊时期?”

    “因为主公根本看不见吧,”鹤丸回头看向眉宇间满是不悦的千绘京,说道,“与其硬撑下去,还是适当地依赖我一下比较好!

    千绘京眯了眯眼睛,周身的气压顿时变低了很多:“我说过了,别让我——”

    别让我再讲第二次。

    鹤丸没有再让她讲第二次,因为黑暗已经褪去,微凉的空气驱散了灼热的温度,月光混合着落花清甜的香气,交织在淡淡夜雾里。

    但让千绘京停止说下去的不是这番夜景。

    一个黑发青年正站在树下,沉静得就像这黑夜一样,却透不进半点月光。

    “啊……是不认识的人呢!

    鹤丸低声自语了一句,然后送开千绘京,手悄悄覆上了刀柄,随时准备拔刀出鞘。

    “慢着,”后者上前一步,与他并肩说道,“这人没有杀意!

    没有杀意,但他的视线的确是在这边,并且带着令人不快的审视意味。

    鹤丸想必也察觉到了这点,他稍稍低头,带笑的眼眸泛着月辉般的『色』泽,看上去却意外地骇人。

    像是为了证明自己没有敌意也没有战意,千绘京越过鹤丸,径直走向山坡,连看都没看那青年一眼。

    当初berserker追杀实验体时就是从这个山洞里出来的,她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也有把山洞当做逃生之路的那一天。

    虽然这是『逼』不得已的,但她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

    与青年错身时,她不由得转动眼眸,目光刚好与其对上,在那一瞬间,她感觉到了一丝比夜晚更加渗人的寒意。

    青年的情绪也不像表面看上去那样毫无波澜。

    鹤丸紧随其后,和千绘京不同,他的视线一直锁定在青年身上,戒备与警惕不言而喻,可青年并不介意,等千绘京与他完全错身之后,他就不紧不慢地将目光转移到了山洞上,黑曜石般的眸子流『露』出让人难以捉『摸』的情绪。

    刚把注意力从青年那边收回来,千绘京就隐隐听见了一阵接一阵的火警声。

    随之而来的是今剑的激动呼喊:“主公,鹤丸,我们在这里!”

    千绘京循声望去,见今剑正坐在溯行军的肩膀上,一边招手一边喊道:“这边这边!”

    他们的身影被树荫笼罩着,有些不大真切。

    这一切都是鹤丸的主意。

    在计划中,他安排今剑和溯行军去城里四处捣『乱』引起警察的注意,然后把线索牵到城外的陷阱坑里,计划是分两步行动的,鹤丸在此之前就已前往实验基地去跟千绘京汇合,多亏berserker点燃了炸/『药』,否则他也不会那么容易地躲开巡逻队的搜查,更不会有机会打通密道找到千绘京。

    听完这些后,千绘京觉得非常满意,但她没有表现出任何想要称赞的意思,只问:“清光呢?”

    “他还在城外,”今剑笑得天真灿烂,并未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我们不知道主公会从哪个出口出来,所以加州就说要在原地等主公,嘛……真幸运,这次是我猜对了呢!”

    溯行军附和似的点了点头。

    乌云厚重,逐渐掩盖掉了清冷的月『色』。

    树林中,加州清光还在默默等待着,虫鸣繁密如雨,几星萤火浮空游移,穿梭在这清冷的夜里,就像湖水涟漪上的点点碎光。

    这样的环境很容易让人犯困,为了抵消困意,清光只有时不时地拧自己一把,继续等待千绘京的出现。

    十二次……

    他已经拧了手臂十二次了。

    付丧神被召唤到这个时代,原本是要听从审神者的命令守护历史的,但现在不管怎么看都是审神者在代替他们;だ,并且还;ぷ潘。

    从接到龟甲贞宗的搜捕令开始他就决定要向千绘京证明自己的存在,他相信千绘京对他发出的邀请是出自真心的,本丸的十几位付丧神中,只有他一人知道她就任审神者的真实目的,这早已不是单纯的阵营问题。

    千绘京信任他,所以才会把“颠覆时政统治”这件大逆不道的事情告诉他,无论如何,他都不能舍弃这份来之不易的信任。

    在四百多年的寂寞岁月里,他看透了很多东西,历史有历史的发展规律,日月更迭,四季轮回,作为付丧神,他只能以旁观者的姿态看着所有的故事销声匿迹,那双曾经刻满了守望的明眸,早已沉淀在时光深处。

    千绘京的信任,可遇不可求。

    “清光!

    清光从回忆中清醒,然后迅速望向声音传来的地方。

    那个给予了他异样情感的人,正慢慢离开由树影交织而成的黑暗,向这边走了过来。

    他不由得地『露』出笑容,可还没等千绘京看见,这笑容便骤然凝固了。

    就好像刚燃烧起来的火苗被狠狠泼了一盆冰水。

    千绘京为什么会穿着鹤丸的羽织?

    他还没想明白这个问题,今剑已跳下溯行军的肩膀,越过千绘京跑到了他面前,十分兴奋地说道:“加州加州,我们把主公接回来啦!”

    “啊,”清光猛地回神,随之又有些不太自然地移开目光,含糊着回应道,“嗯……那就好……”

    今剑皱起眉头,脸上『露』出了疑『惑』的表情:“你不高兴吗?”

    “不,我只是想到了一些不该想的事情而已……”

    刚说完,千绘京便迎上前来:“辛苦你了,加州!

    听到她的声音,清光的心情变得复杂了几分,但他还是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努力掩饰着不安与介怀:“我只是在这里干等着而已,不算辛苦!

    “要把接应工作做好也不容易,”千绘京望了一眼夜空,淡然道,“这座城市已经不能待了,今晚我们就在树林里过夜,明天一早去邻市!

    鹤丸点头:“的确,经过这么一闹,警方一定会发现那座地下实验基地,搜查的时候要是牵扯到我们就糟糕了!

    付丧神出阵时不宜太过惹眼,这是时政的明文规定。

    两人的交谈及普通又平常,但一想到千绘京穿着鹤丸的羽织,清光心里总觉得有些不是滋味。

    他张开口,本想说点什么,岂料溯行军突然低吼一声,接着高举长/枪,凌空下刺,竟纵身跳进了陷阱洞里!

    “喂!”今剑赶紧跟上去,却不得不在洞边刹住脚,急着喊道,“你跳下去干嘛,快点上来!”

    其他人应声赶来,只见本该深不见底的坑洞里被碎土块填得隐约能看见实地,正下方还停着一颗两丈高的尸球,千绘京对此倒是没什么感觉,只是苦了旁边的三位付丧神,闻到尸球散发出来的恶臭味,他们又想起了几天前的那番场景,于是纷纷倒退两步,捂住口鼻不愿再看下去。

    突听“噗嚓”一声急响,溯行军已用长/枪切开那颗尸球,一伸手,从里面拽出了个血糊糊的东西。

    今剑紧紧攥着加州清光的衣角,小脸几乎皱成了一团:“他到底在干嘛……”

    没有人能回答这个问题。

    溯行军随手一扔,那东西就像一摊软肉似的被扔出坑洞,直接落在地上,滚到了千绘京脚边。

    半晌,软肉哆嗦着爬了起来,众人这才看清,这是一个浑身赤/『裸』,被血『液』从头糊到脚的小少年。

    就连他脖子上戴着的碎石项链都被染成了赤红『色』。

    少年不敢抬头,只用双手握紧项链,惶恐不安地往后退去,岂料刚退没两步就撞上了一堵硬邦邦的肉墙。

    他转过头,见站在自己身后的是一个青面獠牙,肩膀上缠着恐怖骸骨的高大男人,本就跳动剧烈的心猛地提到了嗓子眼,他吓得连大气都不敢出,只能“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像筛糠一样抖了起来。

    “对,对不起……”少年急得满头是汗,吞吞吐吐地说道,“我不该偷跑出来的,也不该偷走触媒,我再也不敢了……”

    他的眼底尽是惊慌与害怕,冷风吹过,使得这副小身板更加僵直。

    见千绘京不说话,他又赶紧磕头求饶,手脚控制不住地颤抖:“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错了,千万不要杀我!”

    “主公,”清光走上前,压低嗓音问,“要把他一起带走吗?”

    千绘京沉默良久,在少年越来越虚弱的求饶声中缓缓开口道:“把他打晕,先躲过警方的盘查再说!

    同一时间,不同的地方,有道清丽的身影出现在了人海之中。

    看着逐渐变弱的火势和冲天的滚滚浓烟,她的心也跟着沉寂下来。

    ……

    来迟了吗?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暗堕婶每天都在被感化13》,方便以后阅读暗堕婶每天都在被感化第13章 Chapter13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暗堕婶每天都在被感化13并对暗堕婶每天都在被感化第13章 Chapter13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暗堕婶每天都在被感化13。
手机菠菜大全 盐城市| 东明县| 鹿邑县| 浠水县| 区。| 乌兰浩特市| 萝北县| 长春市| 长丰县| 韶关市| 敖汉旗| 六安市| 双峰县| 平和县| 奉化市| 玉田县| 砀山县| 饶平县| 斗六市| 云安县| 林周县| 阿拉善左旗| 镇安县| 塔河县| 大庆市| 梁河县| 六枝特区| 岑巩县| 南宫市| 南投县| 南昌县| 宁海县| 金门县| 新营市| 赤壁市| 黔西县| 巴东县| 海晏县| 宜宾市| 盐津县| 仙游县| 盘锦市| 前郭尔| 南陵县| 澄江县| 色达县| 九台市| 五河县| 丁青县| 闸北区| 和龙市| 清原| 桦南县| 陕西省| 团风县| 穆棱市| 肥西县| 长宁区| 闽清县| 台北市| 聊城市| 嘉祥县| 门源| 德化县| 隆林| 上虞市| 浦城县| 大化| 达拉特旗| 迁西县| 东平县| 沭阳县| 洮南市| 三都| 阳原县| 噶尔县| 岳池县| 崇州市| 孟津县| 加查县| 共和县| 九江县| 贵港市| 五大连池市| 灵武市| 密云县| 宁海县| 乌海市| 鲁甸县| 苍山县| 临泉县| 新郑市| 云南省| 云和县| 永登县| 彰武县| 磐石市| 会东县| 龙口市| 安阳市| 延津县| 彰武县| 周至县| 溧水县| 贞丰县| 乐平市| 申扎县| 来宾市| 若尔盖县| 郴州市| 衡水市| 英吉沙县| 阿巴嘎旗| 上林县| 老河口市| 华池县| 咸丰县| 麻城市| 济南市| 青川县| 延吉市| 进贤县| 边坝县| 五原县| 临桂县| 浦城县| 澜沧| 海伦市| 尖扎县| 乌海市| 靖宇县| 梁山县| 丰宁| 芜湖县| 西华县| 孙吴县| 于都县|